搜索

危机正酝酿?美企债务高企或成“定时炸弹”…

2019-12-04 19:05| | admin666|

原标题:危机正酝酿?美企债务高企或成“定时炸弹”……(2)

核心提示:报道称,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海啸至今已届满11年,祸首为美国次级房贷危机,因民众疯狂借入房贷进而引发灾难。值得注意的是,如今美国又在酝酿新的债务危机——企业债。

核心提示:报道称,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海啸至今已届满11年,祸首为美国次级房贷危机,因民众疯狂借入房贷进而引发灾难。值得注意的是,如今美国又在酝酿新的债务危机——企业债。

【延伸阅读】外媒:美国国家债务首破22万亿美元 家庭债务也增至新高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 外媒称,美国财政部12日称,未偿公共债务总额达到22.01万亿美元。当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1月20日就职时,这一数字是19.95万亿美元。

据美联社2月12日报道,特朗普提出的1.5万亿美元减税法案于2017年12月获得了通过,加之去年国会增加了国内及军事项目的支出,自此之后,债务数字一直在加速攀升。

报道称,国家债务是年度预算赤字的总额。美国国会预算局预测,今年的赤字将达到8970亿美元,比去年的7790亿美元增长了15.1%。国会预算局预测,在未来几年内,赤字将持续增长;从2022年起,年度赤字将超过1万亿美元,而且一直到2029年都不会低于1万亿美元。随着人口庞大的“婴儿潮”一代持续退休,赤字的大部分增长将来自于日益增加的社保和医保费用。

特朗普政府称,其减税计划将带来更快的经济增长,最终赚回成本。许多经济学家对此提出了反驳。

另据法新社2月12日报道,据当天公布的数据,2018年,美国家庭持有的债务总额猛增近4000亿美元,至13.5万亿美元以上。这是美国家庭债务连续第六年增长,即使住房抵押贷款出现减少。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在季度报告中说,这使得债务总额比之前的峰值高出8690亿美元。之前的峰值出现在2008年年底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夕。

数据显示,在金融危机发生十年后,房屋抵押贷款增加了2420亿美元,至9.1万亿美元。不过,去年产生的新增住房贷款减少了1310亿美元,降至四年来的最低点。

但汽车贷款和学生贷款继续增加。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宏观经济数据中心负责人乔尔·斯卡利说:“2018年产生的汽车贷款创有史以来的最高记录。”

汽车贷款猛增530亿美元,至1.3万亿美元,而且尽管越来越多的贷款是借给信用更好的借款人,可是“其表现却一直在缓慢恶化”。

斯卡利在声明中说:“次贷借款人中贷款拖欠现象日益增多,这是表现恶化的原因。”

据报告,学生贷款比2017年增加了790亿美元,至1.5万亿美元。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日益加重的学生贷款负担抑制了经济,阻止了大学毕业生购买住房。

报告说,信用卡贷款也增加了360亿美元。尽管尚未突破1万亿美元的关口,但这是它首次达到2008年的峰值。

信用卡贷款和汽车贷款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拖欠率已恶化,不过房屋抵押贷款和学生贷款的贷款拖欠率持平。

资料图片。

(2019-02-14 12:10:45)

【延伸阅读】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掌门”预言:美国几年后或爆发债务危机

参考消息网9月25日报道 外媒称,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几个月,全球最大对冲基金美国桥水公司的老板雷·戴利奥在发给客户的一份备忘录中写道:“这次来了一个非常大的状况。”为了预测那场危机,他利用了前几年在桥水开发出的一个计算机程序。

据西班牙《消息报》网站9月23日文章,多亏了这个程序,戴利奥和他的客户从危机中全身而退。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对冲基金平均在2008年损失了19%,但桥水的“纯粹阿尔法”基金实现了正收益。

在经历2008年危机之后,戴利奥想知道是否可以通过开发基于现代历史上最重大金融危机的“模板”来改进该预测程序。通过这种方式,也许可以有把握地预测下一次危机。

戴利奥称他已经找到了这种模板。最重要的是,他并没有保守这个秘密,而是出版了一本名为《理解重大债务危机的模板》(A Template for Understanding Big Debt Crises)的新书。这本书几天前与公众见面。该书约有220页,充满了各种历史数据图表。

该书分析了过去100年中的48个历史债务周期。但它着重于对近40年的分析,包括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戴利奥说:“通过分析大量案例和每次危机的数据,可以发现并更好地研究其中的因果关系”。

为了验证他的模板,戴利奥试图模拟出虚拟的事件发展,“以便它们看起来就像在现实中真的发生过一样”。这促使他创建了多种类型的原始模型:商业周期、大型债务周期、通缩型债务危机、通胀型债务危机等等。

利用这些模型,他得出了他所谓的“重大债务危机模板”。这种模板的作用是:当下一次危机到来时,你能更好地应对它。

危机的迹象总是相似的:低利率或零利率,以及央行超发货币贴补经济(这正巧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该书分析了“三个标志性案例”:1917年至1925年的德国经济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1928年至1937年的美国大萧条。

那么重大危机的根源是什么?是债务,一切都源于对债务的管理。

戴利奥说,信贷是发展的基础,“如果信贷太少,就不会有什么发展”。但他并不是指个人信贷,而是指国家提供的信������׬贷机制,以便让社会(尤其是企业)产生或多或少的债务。好吧,这一点我们已经知道了,但关键在哪里?在于国家必须懂得在历时多年的时期内稀释这些债务,分散大规模违约的风险。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一切取决于那些负责稀释无法收回的债务所造成损失的政策制定者的意愿和能力。

为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控制债务,政策制定者必须知道两件事情:第一,债务是否以他们控制的货币计价;第二,他们是否对债权人和债务人的行为具有影响力。

然后,戴利奥列举了四个杠杆:紧缩(即减少支出)、债务重组、中央银行“印钱”并提供担保、将资金和信贷从那些拥有量超过需求的人和机构转移给那些拥有量较少的人和机构。

戴利奥说,危机的发生是因为政客们的计算最终失败了。政客喜欢加速信贷(以低利率)供给,因为他们希望看到更快的增长,但抑制信贷对他们来说似乎并不那么好,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抵触或拖延抑制信贷。戴利奥说:“这是重大债务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这让人想起西班牙政府拖延干预2008年危机的所作所为。

几天前,戴利奥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预测,美国的下一次债务危机将在“几年后”出现。他预计,美国距下一次经济滑坡还有大约两年时间。届时,随着政府增加货币发行来贴补不断膨胀的财政赤字,美元将会大幅贬值。

资料图

(2018-09-25 10:06:00)

【延伸阅读】法媒:美国家庭债务总额创历史新高 超2008年次贷危机时期

参考消息网8月18日报道 法媒称,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说,截至6月底美国家庭债务总额达到12.84万亿美元,超过了2008年第三季度末创下的12.68万亿美元历史纪录,而当时正值次贷危机爆发时刻。今年第二季度的美国家庭债务总额比第一季度增加了1140亿美元,涨幅为0.9%,比2013年第二季度的低点高出了15.1%。

据法国《快报》周刊网站8月16日报道,美国家庭债务的大头是抵押贷款(总额达8.69万亿美元)。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说,今年第二季度,汽车贷款增至1.19万亿美元,而信用卡贷款余额达到7840亿美元,创下2009年第四季度以来的新高,大学生贷款则稳定在1.34万亿美元上下。

与历史平均水平相比,因无力还款而被收回的抵押房产数量相对偏低,但是仍有不少人因无力还贷而破产。截至今年6月底,有4.8%的债务被划入无力偿还类目,其中4110亿美元逾期超过90天。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表示,被认为是无力偿还的信用卡贷款总额已连续三个季度增长,这是2009年以来第一次出现此类情况。今年第二季度,大约有22.4万名贷款人宣布个人破产并无力偿还透支款项。

资料图

(2017-08-18 12:01:13)

【延伸阅读】美媒:美国发生财政灾难风险上升 债务违约可能性为6%

参考消息网8月14日报道 美媒称,美国政府爆发预算危机或财政灾难的风险正在上升,这可能会给未来几周金融市场的走势带来压力。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8月11日报道,经济学家认为,美国出现某种形式财政灾难的风险正在上升。受访者预计,美国政府停摆的可能性为22%,美国财政部无法履行(至少是暂时无法履行)某些义务(例如向政府人员发放薪资或签发社保支票)的可能性为17%。

虽然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正处于8月休会期,但两个关键的财政最后期限正在逼近。美国财政部估计,国会必须在9月29日之前采取行动以解决美国债务上限问题,而9月30日是美国当前财政年度结束之日,国会也要在此之前批准相关法案,方能确保美国政府在10月1日新财政年度开始时能正常运行。

美国伊奎法克斯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埃米·克鲁斯·卡茨称,当前美国“债务上限轮盘赌”和“联邦预算懦夫博弈”年度游戏所构成的风险高于今年以往的任何时候。

经济学家们预计,美国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为6%。6%虽然很低,但已经是夏初预测水平的两倍。多数经济学家相信,出现债务违约这一幕将是灾难性的。

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的一名专家表示,债务违约将迅速对经济造成严重影响,没有党派想承担这个责任。

8月4日至8月8日,《华尔街日报》调查了62名经济学家。

即便债务上限被提高,一场激烈辩论仍可能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今年早些时候,美联储研究人员估计,2011年10月和2013年10月,美国国会两次差一点未能提高债务上限,利率因而上升,纳税人为此分别埋单约2.5亿美元。

高盛公司在本周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提醒称,投资者开始回避在今年上述最后期限前后到期的美国国债,这推高了这些国债的利率水平。

(2017-08-14 15:13:48)

【延伸阅读】外媒:美国债务政争引发世界不满

参考消息网10月17日报道 外媒称,13日参加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议的领导人发出了恳求、警告和劝诱,称美国必须提高债务上限,使政府重新运行,否则就会像IMF总裁拉加德所说的那样,美国将面临“对整个世界造成大规模破坏”的风险。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0月14日报道,美国的财政问题使此次会议的正式议程黯然失色,来自几十个国家的代表公开表达了对美国目前局势的担忧。

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发出了紧急呼吁。他在IMF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必须立刻打破财政僵局”。

沙特阿拉伯货币局局长法赫德·穆巴拉克说:“必须维系关于预算和债务的紧急政治协议。”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0月15日发表题为《热衷于在别国财政危机时指手画脚的美国却以不同规则行事》的文章。文章称,美国给韩国开出的处方是削减预算和关闭银行这一剂“猛药”。给阿根廷的处方是对政府政策进行“艰难……但却非常必要的”修改。对墨西哥和一些拉美国家,美国给出的方案是免除其债务,以换取对方朝着美国式市场经济转变。

当各国陷入开支和债务问题时,美国从不吝于提供建议或动用自身金融影响力来实施这些建议。

文章指出,在美国逼近17日这一调高债务上限的最后期限之际,世界其他各国却没有杠杆对美国采取上述手段。

由于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美元具有特权地位,即便在把其他国家置于风险中的时候,美国仍能像现在这样行事。

浏览一下最近几十年政府财政危机的记录,美国经常是危机解决方案的重要决断者,它要么与对方一道采取双边措施,要么通过自己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主要股东的影响力来影响援助贷款的要求,而且有时甚至反对提供金融救助,除非美国的条件得到满足。

但美国自己呢?IMF和世界银行日前的会议演变成有关如下主题的为期数天的会议:美国主权债务违约多么具有破坏性,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好像不能做出基本决策是多么令人困惑。鉴于对美国政治体系的尊重以及相信能找到解决方案,公开言论都是外交辞令式的。

文章称,私下言论要更尖锐。IMF理事会一位成员在谈及美国的僵局时说:“令人尴尬。”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称,这种局面要求世界“去美国化”,以降低美元的重要性,削弱美元引发麻烦的能力。

汇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史蒂芬·金说,只有在长期态势的压力下,因发行一种储备货币而拥有“过多特权”的国家的地位才会发生变化。

德国《焦点》周刊网站10月14日指出,美国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为其持续争执拿美元作为全球主要货币的特殊地位作赌注。美国享受着独一无二的特权:它欠的债是美元,而其央行美联储可以不受限制地印发这种主要货币。但这个超级大国对待自己的这一竞争优势却愈发漫不经心。商业银行的专家乌尔里希·洛伊希特曼说:“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的国会会允许是否履行财政责任这个问题成为日常政治的争执点。”

德国不来梅州立银行的首席分析师弗尔克·黑尔迈尔说:“冒出来的问题是,美国政治精英的行为是否与管理世界主要货币所需的责任相符。”他质疑,这场在债权人背上展开的政治牌局是否提出了改造这个体系的要求。现在北京就提出了这一要求。

西班牙《国家报》10月15日称,不管这场导致美国联邦政府陷入瘫痪和债务违约迫在眉睫的政治危机结局如何,危机都已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世界第一强国给世人留下了治理能力不足的印象。即使在最后关头能够达成协议,一时延缓一场大灾难的到来——如今这似乎是最有可能的解决办法,但关于美国政治领导人管理本国预算能力的疑惑使全球经济稳定受到了威胁。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www.cankaoxiaoxi.com >>

(2013-10-17 09:50:00)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